拍客 名 今日主题 个 照片 幅 总数 主题 个 照片 幅  
各地分站:
拍客首页  |  全部作品  |  佳作欣赏  |   推荐专辑  | 拍客专题  |   拍客资讯  |  器材介绍  |  拍客活动  |   个人相册  |   大家在说
作品作者:小能外公      发送短信 作品类别:风光摄影
作品主题:野性喀喇昆仑(15楼增加了8分钟短片) 摄影器材:
拍摄地点:巴控克什米尔 拍摄日期:2015年8月
收入专题:暂时未被收入任何专题! 参与活动:暂时未被收入任何活动!
点击(2209)   评论(25)   标签:徒步 雪山 冰川 [进入 小能外公 的精彩个人专题]
野性喀喇昆仑(15楼增加了8分钟短片)
2015-10-28
作者:小能外公   [查看更多作品]   [本作品共28张照片]     看原图 单张方式浏览 引用此作品主题

徒步的起点选择在Askole村,一河之隔的小村庄,就是《三杯茶》的发生地----科尔飞村 这里的村庄分布很有特点,河谷两边是陡峭的山崖,冰川融水带来的泥沙沉积在山脚,蕴育出一块块绿洲,冰川融水滋养着绿洲,村庄也就自然而然形成在开阔的缓坡上。
第1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徒步前两天的主要路段都是干热河谷,大坡没有,但小坡不断上上下下,沿山根蜿蜒向前。 远处的山形和喜马拉雅山脉还是有所区别的,山峰都很尖锐呈犬牙状。 冰川融化汇成的河水带着碎冰撞击河床发出隆隆巨响。
第2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徒步的第三天离开了河谷路段,几乎没有过渡便直接踏上长达63公里的Baltoro冰川的最尾端。 由于冰川的侵蚀作用所产生的大量松散岩石和从山坡滚落的碎屑,随着冰川一起运动,这些被搬运的碎石覆盖在冰川表面,看上去整个冰川如同一个巨大的建筑工地。 冰洞、暗河比比皆是,有的地方深不见底,Baltoro冰川的末端,嵌满了碎石。
第3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第四天的行程不长才7公里左右,虽然不像前三天需要跨越冰川,但还是在冰川上行走,在巨大的石块间行走。 行走路线的右侧,一条条巨大的冰川切开山体奔流而下,可以非常近距离地看到蓝色的冰层断面。 融化的冰水形成一条条暗河,很多地方只听到水声而见不到水流。
第4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我跟随背夫走了一条捷径:沿山脊最高处走。 跟着背夫走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缩短路程,因为他们一般不走马道选择走他们认为的近道,但也有弊端,因为上次走得通的路这次就不一定走得通。 时常发生的滑坡都会让“路”中断,对于这种情况他们的办法是先登上一个高点观测前方的情况,然后走一条他们认为可以过的“路” 这对于我来说就是严峻的挑战。 跟着他们走就意味着要学他们的方法走,大型流石坡背夫们像滑雪般下去了,而不知为什么我那昂贵的登山鞋就没他们的凉鞋走得顺呢? 看着十几米高的流石坡我头都胀大了。
第5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第五天:出营地不到1公里就开始横跨Baltoro冰川,然后沿Baltoro冰川向东。 下到Baltoro冰川,路的南侧可以看到世界排名第22海拔7821米的(Masherbrm)玛舒布鲁木峰,也就是K1峰,它的发现还早于K2,故命名为K1,(K即喀喇昆仑Karakoram的首字母),这是徒步线路上标志性的高难度山峰。
第6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薄薄的碎砾下就是洁白的冰层,很多地方被冰川融水冲刷出一条条沟壑。 baltoro冰川两边的山谷中,冰川融水形成很多小溪互相融合着流进冰层深处,就像支流汇入大河。 前方,依旧是看不到尽头的碎石坡。
第7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较大体积的岩块覆盖在冰川上,当周围的冰全部融化了,而大石块因为遮住了太阳辐射,其下的冰没有融化,就能生长成大小不等的冰蘑菇。 随着时间的迁移,“身体”会越来越瘦。最后终因难以支撑那么大的“脑袋”而坍塌。 这样的结构是很不牢固的,我为了选择一个较高的角度拍摄冰川,冒险踏上一块冰蘑菇,结果冰蘑菇在瞬间坍塌,将我摔倒在地。 所幸离开地面不是很高,但由于下面铺满了碎石,还是造成了我手掌、肘部软组织挫伤。 说也奇怪,我将伤口贴在冰面上1分钟后疼痛消失,甚至以后再没痛过。
第8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两边高耸的巨大的冰塔林,仿佛千百条船队上罗列张扬的船帆。 海拔在逐渐升高,在砾石堆里蹒跚前行越走越累,脚步带起的碎石会在冰裂缝里下落好几秒,才掉进冰下暗河。
第9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第六天:早晨7点拔营起寨,前往今天的营地concordia,“concordia”中文意思竟然是最近国内最流行的一个名词“和谐” 从向导处得知全程13公里,对于已经习惯走冰川的我来说那应该是很轻松的事,岂料恰恰是最麻烦的一段路。 因为路程较短时间充裕,于是一路在冰塔林里玩着、拍着,甚至想走到冰河里去蹚蹚水。以前在喜马拉雅山区同海拔处很少能看到如此多样的冰河暗道,越玩吸引力越大,有好几处冰河离主路有一段距离,不嫌路远特意绕过去拍摄。 看似不远,但上上下下一走就是半个多小时。
第10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午后积雨云从身后追上了我们,等我们发现时雨点已然落下。 欣赏美景的情绪刹那间就回到了匆匆赶路的囧态,雨水让冰川碎砾变得湿滑,几条横在前面的冰裂隙看似成为无法逾越的壕沟。 前面只顾拍照耽误了许多时间,后续人马、背夫早已过去,没有了参照物再加上雨雾让视野变得狭隘,一时还找不到去往concordia营地的方向,情急之中在跨越冰裂隙时又重重地摔了一跤,所幸没掉进冰裂缝,只是皮肉外伤没有大碍。 在雨中摸索了2个小时终于看到了营地。 Concordia营地(4635米),这里是喀喇昆仑的心脏核心区域,5条冰川的交汇点,15平方公里内矗立着41座6500米以上山峰,包括K2在内的4座8000米以上山峰,这里是真正的世界尽头的冷酷仙境,到了这里,会感到之前的辛苦和疲劳付出都是值得的。 下午17点雨停阳光现,预料中的彩虹来了,真应了那句话: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
第11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第七天:早晨4点半醒来,所有的群峰都赤裸呈现。 在全球变暖的大环境下,冰川加剧融化是大概率事件,但喀喇昆仑地区冰川近几十年没有退缩迹象,反而在向前推进。 我们在concordia营地拍摄K2,角度明显比去年偏很多,据边防军介绍整个concordia营地比去年向西移动了将近50米。
第12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由于Gondogoro La垭口有很宽而且难以逾越的冰裂缝,此行无法翻越。 如此一来想拍摄加舒布鲁木Ⅰ峰(G1世界第11高峰,海拔8068米)、加舒布鲁木Ⅱ峰(G2世界第13高峰,海拔8035米)的难度就增大了,来一趟不易不能轻言放弃。于是和领队商量选两名背夫带路前往G1、G2大本营方向。 去往G1、G2大本营方向的路上横贯着一条条蓝蓝的冰河,有的很宽,需要绕行攀上溜滑的冰桥。 走在未知的冰上滑倒是随时都可能发生的,而深邃的冰洞可以很轻易地将人吞没, 但我们的两个向导经验很丰富,危险处都会伸出强有力的双手将我们一一托扶过去。
第14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加舒尔布鲁木I峰,海拔8080米,坐落在喀喇昆仑山脉的主脊线上是喀喇昆仑山脉的第二高峰也是世界上名列第ll位高峰。它距乔戈里峰东南方向26公里,是中国和巴基斯坦的界峰。“加舒尔布鲁木”,意为“闪烁着光芒的山岭"。主峰加舒尔布鲁木I峰山体高大,沟谷陡峭,形如一座巨型金字塔。 东坡陡峡谷中是阿鲁尔清冰川和奥尔杜克冰川,冰川上有许多又深又大、纵横交错的明暗裂隙。
第17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乱石和冰块,千百年来阳光的照射,让表层的冰层融化,导致大量的乱石组成了现代运动冰川的表面。 走在其中,深一脚浅一脚,必须随时保持注意力集中,不然随时有可能一脚踏进石缝中,或是从冰川的刃脊上摔下去。随着海拔的升高,冰层逐渐裸露出来,冰也从黑色变成了蓝白色的,同时也增加了危险,除了路面变滑,石缝也变成了冰缝。
第18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这是一个呈180度拐弯的冰河,冰河的正前方就是曾经上过中国国家地理杂志封面的G4(加舒布鲁木Ⅳ峰,世界第17高峰,海拔7932米) 像这种地貌今年看到,明年就不一定再看得到(包括前面拍摄的所有冰河)。 因为冬季来临后全部冰封,明年冰融时又会出现新的水道,也许变成直道、也许出现新的弯道、也许还是原来的水道。
第19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晚餐过后温度越来越低,天气也越来越晴朗,周围巨大的山体没有了流云的干扰完完全全的呈现出来,此时月亮还没有升起正是拍摄银河的好时机。 很多人觉得拍摄银河很复杂,其实方法极为简单:选择月缺的日子、用2.8以上的大光圈加上极高的ISO(3200~6400)、再以15-30秒左右曝光即可。 因为过久的时间星体移动,点点繁星容易变成条状星轨。
第20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第八天:自从徒步开始,生物闹钟自动调整为早晨4:30左右唤醒自己。 这样每天的日出拍摄在时间上就有了保障,提起相机前往昨天已经踩好的拍摄点, 那里可以直面K2。 为了选择一个较好的角度,提着三脚架翻过两道冰侧碛。 K2的整体山形如同一座标准的金字塔,我所处的位置是海拔4650米,而面前的K2是8611米,近4000米的落差,四千米的拔地而起是多么震撼的事儿啊。 乔戈里峰(国际上也称之为K2)虽然就坐落在中巴边境,但由于去那里路途遥远,加上有关该峰的资料很少,甚至连清晰的照片都很难看到,中国人对他是知之甚少。 直到2000年底好莱坞大片《垂直极限》在中国上映,很多中国人(包括我本人) 才第一次知道乔戈里峰。
第21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日落前的乔戈里峰+布洛阿特峰+加舒布鲁木Ⅳ峰
第24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如果说乔戈里峰、布洛阿特峰是以高大雄伟令人感到震撼的话, 加舒布鲁木群峰那超凡脱俗、纤尘不染的姿态当仁不让成为另一个焦点。 今天的重点当然是G4群峰的日落。 高耸入云的雪峰在炫目夕阳的照射下,如同熊熊燃烧的篝火。 看着斑驳的残阳、渐渐由红转金的山尖,老天对我们真的是太眷顾了。 2006年8月,《中国国家地理》出过一个14座8000米以上山峰的专辑, 但却是用高度不足8000米的加舒布鲁木Ⅳ峰来做那期的封面, 当我直面加舒布鲁木Ⅳ峰时,才知道那不是个随意的选择。
第25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随着金色的慢慢褪去,一天的辉煌也将烟消云散,此时的加舒布鲁木群峰沉浸在一片温暖的气氛中。 摄影界有句名言:永远不要在日落后马上收起相机。 这句话今天真的应验了,刚拍完K2日落准备收拾器材回营地(此处离营地至少有40分钟的路要走) 猛然间往南望去,乔戈里萨峰(Chogolisa海拔7665米,世界第36高峰)上空的色彩变得如梦似幻。 绯红、淡紫、嫩蓝,好一个色彩纷呈、云淡风轻。
第26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明知道再耽搁时间的话,就要摸黑回营地,但怎么放得下手中的相机呢。
第27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第九天:连续三天的好天气,连续三天的阳光灿烂, 让我对今天同样辉煌的日出置若罔闻,早餐后便开始下撤。 因为不能翻越Gondogoro La垭口,只可选择原路返回,这样要多走40多公里,没办法。 一是因为已经习惯了在冰川上行走,再加上总体是海拔降低; 二是走回头路,对相同的景色有点审美疲劳。 同样100公里,上行时花了6天下行合并成4天就走完了。 这次活动能够完成,除了佩服自己顽强的意志,更要感谢的是为我们提供后勤保障服务的巴基斯坦背夫协作团队,没有他们的协助任何强壮的人都无法走完全程,他们用坚实的肩膀、用穿着凉鞋的双脚运送装备。 他们是登山者的拐杖,他们是大山的脊梁,虽然他们很贫穷,但他们是最值得尊敬的人。
第28幅
  查看完整的EXIF  立即处理这张图片

拍摄参数:
作品概括: 喀喇昆仑山脉主要位于巴基斯坦北部和中国新疆南部,也包括了印度西北部及阿富汗、塔吉克斯坦的一部分,全长800公里,宽度约240公里。 其中在巴基斯坦北部的核心区域,长度不过400多公里,却是高峰密聚,云集了4座海拔超过8千米的高峰,以及20多座海拔超过7千米的高峰。 除了高峰云集,喀喇昆仑山脉还是世界上除两极之外冰川最为发达的地区,集中了好几条世界级的大冰川。除极地之外最大的8条冰川中,有6条集中在这里。几乎每个山坳里都发育有冰川,令人叹为观止。 喀喇昆仑山区的登山季节是7--8月份,其它月份气候变化无常,但即使是在这个季节,也极有可能遇到恶劣天气。 如果说以尼泊尔EBC徒步线路为代表的喜马拉雅是雪山冰川的一个极致的话,那么Baltoro冰川+K2BC徒步路线所经过的喀喇昆仑核心区域则完全是另外一个风格的极致,整体的雪山冰川景观更像世界的尽头,更像另类星球、更野性、更壮丽。 我用了12天徒步220公里沿Baltoro冰川前往乔戈里峰大本营进行拍摄。
引用此作品主题
最新热作 更多
网友评论
作者谢绝此作品评论